华西村从“天下第一村”到“负债380亿”不是集体的没落,而是历史的偶然

图片[1]-华西村从“天下第一村”到“负债380亿”不是集体的没落,而是历史的偶然-墨铺

几年前就听说华西村破产了,这个曾经的天下第一村,吸引着中国乃至于全世界的目光,作为单干包产到户后为数不多的坚持集体主义的村子,华西村用坚持集体化所产生的成就,在很多年间“啪啪”打过无数人的脸,这些耳光打得有多狠,在今天华西村负债380亿后,这些人就会有多欢实。

因为他们会觉得,看你以前有多横,现在欠一屁股债,傻眼了吧?当然,这只是一小部分人的小心思,更多的人则会茫然,以后的路该如何走?我倒是觉得,其实不必要有那么多的茫然无助,华西村从曾经的高光跌落神坛,并不是集体主义的没落,这只是历史的偶然。

历史的发展必定是向前的,但这只是在大方向上来看,而在小方向来看,历史的发展总是会潮起又潮落的,世界经济总是好好坏坏,没有踩对节拍,在重大关口只要失误一次,就有可能会导致破产了。

有些人指责说华西村的破产缘于家天下的局限性,这顶天是其中的一个小问题而已,大环境才是决定性因素,就像雷军那句名言:站在了风口上,猪都能飞起来。可是判断错了风口,投巨资原本是想获得巨大回报,投资之前自然是认为世界经济向好,而事实这几年世界经济却是急坠直下,当烧钱投资,烧到了天花板上,你再强壮的血牛也能把你放干。

特别是因为想发展,就会去举债融资,形势不好的时候,资金跑了,受伤的只能是你。

所以历史的发展虽然是向前的,但发展的过程中总是会有充满不确定因素的偶然性,很多大鲨鱼就是倒在这种偶然性下,也有很多小鱼是在这种机遇下成长壮大。

那些以华西村今天的没落而认为集体之路是行不通的言论,其实他们也说服不了自己,因为华西村今天虽然说很糟糕,但其他单干村却也没有能超过华西村当年的风光的,再者说还有坚持集体主义的南街村仍生机勃勃。

我是农民,从农民的角度来看问题,包产到户的村落,到如今仍然是城市工厂和农村的游兵散勇,历经几辈,都在为生活而奔波。现如今,合作社再度兴起,无一不在说明了,单干包产到户在今天这个社会环境下,其缺点已经展现出来了,而集体主义的优越性又让大家再次发现了。

社会制度可以从集体转变为单干,自然也可能会从单干转变为集体,制度需要适应人类社会生产活动,人类也同样要适应制度的转变。

这些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,所以说百年企业是很难的。每把握住一个时代机会,也意味着你将在后面的转型中很难成功。
你的每一次大转型都将是蛇脱皮一样的开始,如同螃蟹换壳,转型的时候正是你的虚弱期。
你的资金越大,每一次押注风险也就会越大。只需要有一次误判的形势就会带来万劫不复的局面。
看看华西村衰落的时间,其实我们能够想得到,这其实是全球经济的一个缩影,而华西村也不过是在这次浪潮中,一头相对而言不算太大的搁浅在沙滩上的鲸鱼而已。
图片[2]-华西村从“天下第一村”到“负债380亿”不是集体的没落,而是历史的偶然-墨铺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 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