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22年9月28日

中国人用勤劳把自己逼上了绝境

我知道,作为一个中国人,作为以勤劳闻名于世的中华民族一份子,勤劳是一种传统美德,奋斗是一种政治正确,“扩大生产,提高产量”是一句永不过时的口号,当我说中国人用勤劳把自己逼上绝境的时候,(头条我说的是绝路,语境不好,此改之)这是要被世人唾弃的,但请暂缓施展“五雷轰”技能,先看完再做决定,谢谢!

我们都只听说懒惰会把自己逼上绝境,但事实上,过度的勤劳,不分状况的勤劳,同样也会让自己走上绝境,特别是中国式的勤劳。

为了保持勤劳的作风,我们像当初英国马车拒绝汽车一样,拒绝机器人为我们服务,比如曾经昙花一现的无人超市,就因为我们需要工作岗位搁浅了。

就像工厂机器人,其实我们都是打心底拥抱且排斥着的,说到底,担心的还是工作岗位问题。

在当前。我们已经是一个严重生产过剩的社会生产模式,是生产出来的产品找不到市场,而不是生产出来的产品不够我们用。

我们从来不担心商品的紧缺,因为我们知道我们这么勤劳,不会有商品紧缺的。

但是我们却很怕商品找不到市场,产品不好卖了怎么办呢?转做其他产品?缩小生产规模?都不是的,大家只是拼命的压低价,继续加大生产,去实现薄利多销,去把别人撑不下去的拼倒。

到今天那么多灵活就业的,就是因为工厂的产能制造出来的产品,已经无法给商品找到市场了。

但是我们怎么做的呢?我们是鼓励创业,可是创业就是要生产,生产就会有产品,产品就需要找到市场,而市场我们已经没有了。

我们就离抓一些外星人来买产品的急迫,不远了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没有一个人敢出来说少生产商品。没有一个人敢出来说让大家多放点假多休息,永远都只是扩大再就业,继续再生产。

明眼人那么多,可没有一个人说:先歇歇吧,累了几十年了,休息一两年,把原来的库存先消化完。

我们就像一群勤劳的工蜂,或者是一群勤劳的工蚁,每天都忙忙碌碌,带着对世界的无限憧憬和好奇,累死在工作岗位上。临死还遗憾,说太可惜了,时光太匆匆啊,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看看大好河山,每天轻松悠闲的在小河旁转悠,玩玩泥巴钓钓鱼……

我们中华民族延绵万年,的确是靠着勤俭持家,这一点永远不错,我们也的确靠着勤劳奋斗才有了今天。但跟以前完全不一样的是,那时候勤劳奋斗,商品却从来没有过剩呀。

但现在是一个商品过剩的时期,我们还继续勤劳奋斗,这勤劳给谁看呢?

我们就不能保持着勤劳的作风,但奢侈的休息一两年吗?

我们就不能少生产一些产品,但是把产品生产好,产品价格提一提,卖一个好价钱吗?

如果我们原本可以轻松地活着,但却累死了。难道我们非得像蜂巢里已经注满了蜜,却仍然每天不停的去寻找花蜜,最后累死掉的那只工蜂吗?难道我们就不能在可以休息的时候,学着向往已久的那只蝴蝶在花丛中嬉闹一回吗?

当我们在一个生产严重过剩的时代里,为了“勤劳奋斗”的政治正确,拒绝歇一歇,甚至拒绝步子慢一点,我们就无法对此有所改变,我们就不能在一个产能过剩的模式下完成利益重新分配的调整,那么我们就如同今天一样,继续劳累着,制造大量不被需要的产品,看着他们在时光下变成灰烬。

我们会至死也不曾明白,科技发展到了今天,为什么这一辈子还是这么辛苦这么累压力这么大呢?为什么努力了一辈子生活却没有改善呢?

一个来自大山的“小学生”无知言论,但希望能引起你的共鸣!

20222/09/28 湖南新宁

PS1:通过在头条的一些讨论,对于民族特性应该有一些更为正确的定义:中华民族应该是一个勤劳智慧的种族,而不仅仅成为一个勤劳奋斗的民族(当前很多人的自我定义)。
PS2:不管我们曾经是何等的穷怕了,又因为何等的物资短缺而造成巨大的欲望,必须得正视早已迈入生产过剩社会的现实,生存的压力,不能成为我们不反思的理由,秦人不暇自哀,可不暇自哀的又何止是秦人?
PS3:停不下来的现实,并不能掩盖利益分配需要改变的本质,我们不能仅仅悲哀于停不下来,更需要探索并达成利益分成的新方案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