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面开花下的防疫松绑,并非胜利而是妥协

如倡议全面放开自由行走族所乐见,如静默多月身心疲惫人员所期盼,防疫终于松绑了,专家院士也出来解说新冠是自限性疾病了,不再表示与病毒誓不共存了,很多人感慨终于要放开了,似乎他们的所有信任都是来自于通知命令,上面要求严时病毒就是严重的,要求松时病毒就是弱爆的。而事实上却是,在全面开花现实下出现的的防疫松绑,并非想象中的防疫胜利,更多的是基于一种对现实的妥协。

如果没记错的话,在上海爆发疫情时,小资而自由的上海市民,和一些同样希望面对疫情躺平的各地人士,在网络上透露一个观点,就是控制疫情静默太难了,应该放开流动,我们的张网红就多次发表过类似观点,而上海疫表在张网红等人的指导下,那是爆发得如火如荼难以收拾。

面对着挟魔都向全国示威的躺平言论,中央派出了张伯礼院士的医疗团队,还记得在刚到上海那几天,网络上一片嘲讽之声。而在之后,网络上的风向变了,不再讨论上海疫情了,当网络一片沉默时,好消息也传来了,上海疫情得到控制并取得全面胜利!

这一段时间里,我们对于控制疫情的态度是坚决不可妥协的,若一个人的思维停留在这段时间里,绝不会想到今天我们的防疫态度会出现如此大的转变。

但一切丝丝缕缕又在推动着走到今天的防疫政策上,我们取得了上海防疫胜利后,媒体好好的宣传了一把,本意是用来提高我方乐观情绪,打击敌方士气的行为,敌方有没有受到影响尚未可知,但我方上上下下却已飘了,这一点,从疫情的现状上可以看出来。这不是从过程上推测是否飘了,而是从结果上肯定已经飘了。

飘的方面有以下三点:

一,面对西方肉厂新冠沦陷的事实,我们选择继续大量进口西方冷冻肉制品,我们在抽检中就发现过几次阳性食品并退回过,但在一个以集装箱为单位的国际大宗贸易中,抽检是一个极碰运气的事情,这很简单都能想到,西方的肉厂并不是所有制品都带阳性,好坏参杂着哪有那么容易抽检出来呢?所以难免有漏网之鱼,而且我们还有非正规渠道进口的,那更是一颗颗”天雷“。

二,地方为了拉动经济,服务业为了赚钱谋生,也向地方施加了压力,甚至一些新闻媒体一些网络大V,也通过自己的言论向地方施加了压力,导致地方对于旅游业和人口密集的服务场所,很是宽容的对待。这不是无的放矢,而是十一期间,新闻有报道过一些景区人挤人,说是去看猴,结果是猴看人。可以说是大家全都飘了,才造成人群这么密集的情况下的感染传播,长假结束后,就出现了多地全面开花的疫情。

三,面对全球疫情挣扎下的大环境,我们一枝独秀的控制住了疫情,对于防范搞破坏的预备严重不足。我们很多新闻人都活成了一个大喇叭,天天说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,却战略上藐视对方,战术上也同样藐视对方,若真有防范之心,怎么会咋咋呼呼的让防疫更宽松一些让人口流动更自由一些呢?别人有一万种方法让我们在一个宽松环境下举国走向危险境地,而近期就是这么表现的。

网络上有一些人,就是不管什么什么,他都能彩虹屁震天响,出台的政策严一些,他会说英明神武,出台的松一些,他又会说勇毅果敢。若我们的防疫松绑出现在上海抗疫胜利之时,我会认为松绑议论是一种胜利宣言,但由于全面开花的大环境下说的松绑,我实在不能违心的说这是一种胜利姿态,别人彩虹屁是拿钱的,而我又没得钱,说啥彩虹屁呢?

事实上我们的放开是一种极危险的游戏,而这个结果却是很多人和因素所促成的。放在疫情刚开始之时,大家都会主动配合静默控制就完成了,但很多地方的医疗是没能跟上的,静默了几个月也没控制住,静默区的人们已经没有办法了,说啥也要放开了。所以以前有疫情搞静默是大家支持的,而现在却成了放开是大家支持的了。

这一种转变的过程是有迹可寻的,首先是一波海吹,让大家认为国内控制得很好没啥事,在外务工的回家的回家,探亲的探亲,旅游的旅游,让人口流动足够的多足够的密集,到后面疫情一爆发的时候,远超过当地医疗资源和技术储备的能力,这样就成了光静默却控制不下来的局面。

我在前面一些小文章有说到疫情控制这方面的时候,也说过虽然各省市县都有防疫部门,都有防疫专家,但大家的能力是不一样的,中国有很多医生,但防疫这一块的并不多,而在这些防疫医生里面,又细分很多学科,而就算是呼吸道感染方面的防疫专家,他也分业务水平和指挥作战的能力的,并不是请一尊大神坐镇就百邪莫侵了。

看看张网红那么牛逼的一个人物,媒体热捧对象,被西方媒体形容为”吹哨人“,而在上海抗疫中他又是什么表现呢?除了哀叹我们可以试着跟病毒共同生存外,他就只有作秀能够玩得转了。得多少个张网红才能抵得上一个张伯礼?也许一万个都抵不上吧。

一切仅止于此吗?不!如果对于西方搞破坏的认知仅限于给我们撒了一波花,那太肤浅了,真正的目的是,在我们的医疗系统控制不住大规模疫情的时候,在我们无力全国派出张伯礼这样的专家的时候,在我们不得不采取全面静默却数月控制不住民众无法忍受的时候,这时候挟民意以令诸候,促成疫情防控大幅放开甚至彻底躺平,最后全面养蛊,造成比西方更严重的局面,这才是西方最希望看到的结果。

当然我们幸运的是,这次的放开幅度虽然是很大的,但依然是比较谨慎的,虽然有很多媒体人很不满足于此,但也证明高层还是高层,眼光绝非网络上那一群自以为是的大V可比的。对于民意,不管其是短视还是长远,总是要有所回应的 。你说呢?

本文观点仅限于一名小学生的思考,不客观,不全面,纯属瞎说,当不得真,看了图一乐而已。

2022/11/13写于湖南新宁某旮旯,转载需注明出处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图片

    暂无评论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