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老百姓的钱包是怎么被掏空的?

几十年无战事,这样的和平局面在华夏民族而言是不多的,参照历史,对比古今,现在应是国富民强人人小有积蓄的最好年代,就好比是文景之治,也好比是贞观之治和开元盛世。

可是今天的老百姓,甚至不敢有一天停止工作,新冠疫情的封控是检测社会承受能力的“试金石”,偏远地区尚且有能承受封控三月的,而一些所谓的发达地区,一个月都难以维持下去。

undefined

究其原因,并不是市场上已经没有米面粮菜了,而是房贷车贷大山压着,高杠杆生活的老百姓失去了应对“被动失业”的能力。

其实车贷相对于房贷而言,只是小儿科。真以压垮数代中国人的,还是让那些房地产商、房地产官、房地产管们津津乐道引以为豪的房子。

现在的一套房,大多是当地收入的百倍甚至千倍。让收入5000的人去买50万的房子,让收入10000的人去买100万的房子,意味着一个人不吃不喝不失业,也得连续工作100个月近十年才能得到这套房子,而即便是两口子努力,10年都难以获得一套房子,很多人把房贷利息一背,就需要全家二三十年省吃俭用不失业无大病才能拿下这套房子。

undefined

背负着巨额贷款的人,特别希望央行大放水,因为工资的全面上涨和物价房价的翻倍上涨,能冲淡他原来的贷款,可以让他从月入2000时的基准房价,到了月入两万后可以很快还完贷款。当然,他们也会刻意忽视那些有着银行存款的人,一辈子的血汗钱被稀释成白开水,几十年的努力只抵别人几个月的工资。

除了房贷,还会有车贷,而生活不光有车贷,还有太多的平价商品成为会奢侈品的,无一不掏空了老百姓那点收入,比如说烟酒槟榔。

undefined

像白酒市场,我们从原来的几元钱一瓶放心喝的白酒,到现在假酒盛行,几十几百的都不敢喝,几十几百的也难喝,最后是喝上茅台才叫面子,一顿酒下去,几千元进肚了。不光是茅台贵,别的酒都涨价了,价格涨得挺快,质量下降得也挺快。

再说说香烟市场,作为男人交际联系感情的最佳媒介,香烟在中国这样的人情社会里扮演着举足轻重的地位,记得小时候大人常抽“香连山”,读小学时帮大人买过,忘记是两三毛钱一包吧,后来就有了野茶山、龙虾花、红豆、新田这些烟,价格大概是1-2元一包,而那时候的白沙烟5元一包,已经属于中高档次了,普通老百姓抽不起也不会去买芙蓉王这种级别的香烟。

undefined

(香连山烟盒网络找不到了,只找了红豆烟盒)

但是到了现在,禁烟令一发,好家伙,抽烟的人没减少几个,倒是把香烟市场拔高了一个档次,现在老百姓最少也是白沙烟起步,不过很可惜,现在五元十元的白沙烟,确实是平民烟了,大概也是用的当时生产平民烟红豆这个级别的烟丝和工艺制作的。完全可以看成挂了一个高档一些的牌子,价格提高了几倍,再来收割一次老百姓。

还有那个槟榔,虽然现在都说常吃会得口腔癌,可是已经嚼上瘾的人能少吃吗?当年槟榔并不算贵,一包五片装的槟榔卖一两元,2000年前后的丑牛槟榔就是这个价,当然也可能是一块五,后来就有五元十元的槟榔,而现在更多的是三十元五十元,一两百元一包的。

undefined

(人生中第一颗槟榔是丑牛,网络上找不到包装了,只找到胖哥糊涂味槟榔,那时常买来孝敬师傅。)

很多人每天可以一两包烟,再嚼上一两包槟榔,妥妥的一两百元不见了。什么样的收入能满足这样的消费呢?

而按那些年的价格,这些日常消费完全可以在10元以内。所以尽管看着我们工资年年上涨,可是一个日常消费就比我们工资涨得更快,工资收入的上涨又有什么用呢?

就像用孩子读书教育和就业机会来绑定你要购买的房子一样,同样的也用人情社会和容易上瘾的产品绑定了你的日常消费,让你获得的收入又乖乖的吐回去。这的确是“拉动经济的好法子”,可是这种拉动又有何用呢?纸面财富和纸面文章。

松开手就消失的不是爱情,停下来就失去的也不是财富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14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图片

    暂无评论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