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河南79岁老农手捧发芽小麦抹泪”,九州宜同悲!

图片[1]-“河南79岁老农手捧发芽小麦抹泪”,九州宜同悲!-墨铺

当看到北方小麦区夏收骤逢急雨时,同为农民的我深感悲切,当看到我们可爱的执法人员拒绝跨区作业的收割机下高速时,内心一片悲凉,为此大逆不道的写了《行政力量还是资本力量?麦子地里发芽收割机不让下高速》一文,值此夜时正欲睡时,又看到“河南79岁老农手捧发芽小麦抹泪”的新闻报道,此刻,需要痛哭宣泄的何止老农一人?天下九州宜同悲!

图片[2]-“河南79岁老农手捧发芽小麦抹泪”,九州宜同悲!-墨铺

老农哭的是一年的好收成,这在天人之灾中化为乌有,这麦梢上随风摇荡的小精灵已然被雨水泡死发黑发臭,它们有些张开嘴巴吐出须,在无声的呐喊这一切都是为什么?风在听,风咆哮,雨在听,雨骤急,苍天在上,苍天亦无声。

我没有老农之痛,并非悲天悯人之士,我实则不甚崇高伟大,我只有自己的小算盘小九九,但再自私自利如我,我仍然是祈盼每一年都是好收成的,因为只有收成好了,我才能安枕无忧梦里亦无饿肚子之恐惧。我也从不期盼粮贱如泥的那一天,因为随后就会抛荒另谋他事,来年就会命贱如泥的开启。

我读书少,说不出什么大道理来,我只知道做人就得吃饭,吃饱饭了才是人,没饭吃的时候见啥吃啥,再也做不成人了。我也只知道做人就得说人话干人事,种粮食吃饭那是一等一的大事,大人就得抓大事干大事,小人才抓小事干小事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请点赞支持!
点赞15 分享
大话西游 抢沙发

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

    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