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22年7月5日

云南中学以平板电脑划分智慧班和传统班,倒不失为一个尝试

就在刚才,夸克的一个新闻弹窗说云南某中学,以学生是否购买平板电脑来分班,有平板电脑的进智慧班,没有平板电脑的进传统班。我觉得吧,这倒是一种可以进行的尝试。和大城市里已经进行多年的多媒体教学不一样,越是小地方,仍然维持着数十年不变的粉笔黑板的教学模式,老师讲得再精彩,学生一时没能理解,一堂课仍然就过去了。而有了以平板这一类教学载体后,可以使用腾讯会议等在线教学模式,老师上完课后,学生还可以看录像进行复习,这自然能大大提升学习效果。

当然,这一新闻进入报道,自然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,云南这一中学,是要求学生购买他们推荐的平板电脑,而且是高价机,5800元一台的平板电脑,这价格已经相当不低了,与其花这价格买一平板,学生家长花同样的钱买一笔记本它不香吗?

所以说,在学校并不能给学生配备一台平板或笔记本的时候,让有条件的学生自费购买相应的设备,进行现代化的教学模式,若能保持原来的传统教学师资水平不变,这就是一值得推行的好方法。虽然云南这所中学很明显的有涉嫌配合商家推销产品拿回扣的行为,但不好的事情也能从中感悟一些好的因素,与其家长们给孩子买手机买零食买教辅,在目前的经济水平下,买一个全新的四五千的笔记本可能还有家长需要咬咬牙,但是闲鱼去淘一台二手的一两千的笔记本,用来给孩子学习使用,这却已经够用了。

而且给孩子配置的电脑却也没必要有多高的标准,太好的电脑倒是会让他们玩游戏时很畅快,应付几年普通的在线上课需求的,玩游戏还会卡巴卡巴的电脑,对于他们来说最适合不过了。

云南中学配合商家推销电脑的行为,在全国不是个例,那是相当的普遍。再偏僻的地方,也会有商家拿着几年前甚至十年前的产品,说是对学习的帮助,与学校合伙,卖给学生。而年幼的学生们,想着有这玩意就能提高成绩,而且那么多同学都有了,自己也想拥有一个。家长也有这样的顾虑,所以几百上千元的早已被淘汰的学习机产品,仍然被学生们怀着对未来充满期望的心情买下来。

金钱对心灵的洗礼遍布社会的方方面面,学校的这个角落也未成为世外之地,大环境如此,我们并不能责备学校未能免俗,相应的提高教师待遇,让老师有一份体面的收入,能过上有尊严的生活,这是社会必须给予老师的待遇。地方有识之士也应该对教育有所赞助,而不是把赞助全流向寺庙和洗脚城。在这些前提下,我们应该提倡师德,把那份对钱财的渴望约束进笼子里,以让学生学业有成为最高目标,不但是文化的传授,更是道德的延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