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22年8月24日

“屎尿成诗”贾浅浅入作协果真是全民公敌了吗?


太多的人认为贾浅浅是拼爹,太多人认为贾浅浅的诗歌拉低了中国文学水平,太多的人认为贾浅浅的屎尿入诗是不堪入目。

这样的事情如果反过来看,会不会有另外一种想法呢?

一,你有好爹的时候你会不用吗?
二,即便是一边倒的批判,揭底抖丑,但其人行为似乎离江西周公子相差甚远吧?
三,我们到底是要文学性还是要现实性?如果文学写出了现实,到底能不能接受?
四,14亿国人都知道的,教科书奴化教育这么多年,一个个都岿然不动,一个个都默然无言。连这样的事情都能忍受。你就让屎尿给臭着了?
五,延续上一个话题,别人姓贾的至少说的是真话吧?姓贾的并不是贾爱国吧?那些卖国叛族的言论都有那么多人接受,就容不下一个贾浅浅?

在教员眼里,文化本来就不是虚无缥缈的东西,文化人本来就应该接地气的,文化就是应该为党为国而服务的, 从什么时候开始,作品就以文学性为优先了?

强调屎尿入诗就是玷污文学,这一立场本身就不对。

不管是圣人君子,还是达官显贵,还是平民百姓,谁能与屎尿切割了?

屎尿对于老农而言,不过是一堆肥料而已,切割了也并不能让人高尚,高尚的人从来不是靠切割屎尿不提屎尿而高尚。

也许我们可以更淡定一些。屎尿入诗绝对不会是文学作品的最下限,我们完全没有必要把精力注意力火力集中到这里来。

那些公知口蜜腹剑笑里藏刀绵里藏针,恶毒的心计埋藏在华丽的词藻之下,这些才是我们需要1万倍的小心。

我们要对付的是他们,而不是一个老爹有才,似乎仗着老爹的名头在文坛上面“胡作非为”的贾浅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