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全民沉默于炸楼保价的“现实”,用什么批判西方资本家倒牛奶

1929年爆发于美国的经济大萧条,西方资本家将牛奶倒入河里也不分发给穷人,这一资本家的“丑恶嘴脸”被历史牢记至今已有93年,新中国成立了多少年,这一丧尽天良的行为就被谴责了多少年,这么多年来的批判文章怕是得有千万篇了。

图片[1]-当全民沉默于炸楼保价的“现实”,用什么批判西方资本家倒牛奶-墨铺

致力于打造大同世界的共产党人带领穷苦人建立的社会主义国家,与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,与万恶的旧社会本质的不同,就是我们以民生为本公平分配的原则。

图片[2]-当全民沉默于炸楼保价的“现实”,用什么批判西方资本家倒牛奶-墨铺

在这片土地上,本不该有不公平不平等的现象,本不该有西方资本主义的蔓延腐化,但西方资本家尚且只是倒牛奶,第一,牛奶是会坏的这个没法长存,有产能限制,并不是每一桶牛奶都能被制作奶粉。第二,牛奶的生产只是青草植被与奶牛的交换,对于大自然的损害是极小的。

图片[3]-当全民沉默于炸楼保价的“现实”,用什么批判西方资本家倒牛奶-墨铺

但我们的一些资本家们的所作所为,就跟向西方学习性开放结果领先于西方一样,国产的资本家在倒牛奶保价这一问题上,比西方资本家走得更极端。若干年前任志强叫嚣着卖不出去的楼统统炸掉再开发时,我一度以为是一个笑话,因为这样的绝户计怎么能在中国实施呢?这样的资本家怎么不会被摁死呢?

那些年任大炮失势了,我认为是理所当然的。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任大炮还停留在口头上的言语,却被他的后任们成功实施了。

图片[4]-当全民沉默于炸楼保价的“现实”,用什么批判西方资本家倒牛奶-墨铺

图片[5]-当全民沉默于炸楼保价的“现实”,用什么批判西方资本家倒牛奶-墨铺

如果说玩的一手金融游戏,左右手腾挪之间损失了几百个亿,那至少不会对大自然造成什么破坏影响,可这么多高楼,某些丧天良的人他是怎么下得了手炸掉的呢?这样的现象绝不止是图片里所展现的个例,在全国范围内不知已经发生多少起了。

这才是真正的悲哀,才短短几十年,掌握能量的人变化就如此之大,能一次又一次的突破人间道的底线,直往畜生道上接轨。我们还有那么多处于蜗居状态的人,一辈子为了房子而苦苦挣扎,我们有那么多原本有爱的情缘,因为房子的问题而拆散,我们原本一个强烈繁殖后代欲望的民族,因为房子和就学(就学被捆绑的房子上)而主动选择了计划生育。

某些人的所作所为,苍天看得下去吗?抬头看苍天,苍天亦无言。

当我们都沉默于炸楼保价的现实,都认为这是一正常现象后,教科书上的西方资本家倒牛奶的例子,这么些年批判西方资本家为富不仁的论据,我们所掌握的西方资本家的铁一般的罪证,是否应该将这些内容悄悄删除?

十四万万国人同胞们,这中华大地,这大好河山,终究是我们的,而不是资本家的,资本家祸害完了大可以去他们一直向住的资本家祖宗国享福去了,还可以带走他们家的鸡子狗子甚至虱子,可是我们呢?任由他们留下一个肮脏空气废水遍地,攥一把土都能从指缝里流出重金属的家园给我们吗?

多少人因为家里不能变现的房子升值了而欢喜着上了他们的船,最终成为他们的最佳辩护人啊!难道没发现,只要不能变现,即使值一个亿,你仍然是资产过亿的那个普通人吗?别自欺欺人的说自己的房子就能值多少多少,你一个人能卖出去,不代表大家都能卖出去呀。

我们今天选择了沉默,若干年后,我们仍然得选择沉默。因为对于沉默的羔羊来说,沉默将会是一种习惯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 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