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星人马云,以一己之力改变中国银行业的男人

那些年,那个骨骼清奇的杭州男人,一度被称为马爸爸,从媒体到普通国民,满口赞赏,一心神往。

在某一个关键节点上,当火星人再次讲述那个被他重复了千百遍的“银行不改变,我们就改变银行 ”的豪言壮语时,被一顿老拳从神坛砸落尘埃,以至于一众一直仰望的普通人,也齐齐唾了一口,唾以咏志,表明自己也突然高大起来了。

然后就有若干分析论调出来,纷纷指责,哪有马云的时代,不过是时代的马云。马云何曾改变过银行,不过是银行主动谋求改变。

总之一句话,在结果面前,过程可以任意修改打扮

只是,互联网只有7秒钟记忆,但互联网也从不缺失记忆。

银行卡年费,小额账户管理费,本地异行取款费,异地异行取款费,异地同行取款费。 U盾费,短信通知费。一个都不能少。

时光回到2004年,那年一个满脸青涩的少年踏上了社会谋生之路,进了一个模胚厂做学徒,工资500元,要压一个月。身上只带了200元,买了被子生活用品以后,已经所剩无几了。

打电话家里再给寄了200元,初出茅庐的少年,怀疑揣的是一张老家存折,在更小的网点不能取钱,只能去塘厦镇邮政银行柜台取钱。

少年上午出发,打摩托转了几个地方才搞清这个规则,到了塘厦镇,就开始排队取钱,前面的队伍不算太长。也就是200来米。前面的人也不算太多,慢慢排总会轮到自己的。只是,每隔一二十分钟,管理人员又会招呼一句,谁家是工厂工资银行结算的?往前排了哈!

那些大厂工资直接打到银行的,在排队时是享有特权的。

当然他们的特权是一次又一次的把少年向后面推。

这一排大概是从上午不到12点一直排到下午快5:00。中间自然是没吃的。要说没喝的倒也谈不上,手里拎着一瓶矿泉水呢。不过也已经喝完了,只是既不解饿,膀胱里面也满满当当的。也只能憋着,一步一步向前挪。

最后倒是取到了,虽然被一脸嫌弃。

后面又打了一辆摩托往回赶。最后只送到村中心,离工厂还有一段距离,但是少年自己也分不清方向了。看到有面馆,赶紧点了一碗面。

但是马上又后悔了。因为那家做的是拉面,速度太慢了。

这一次取钱经历,在以后少年一二十年的回忆里,仍然充满后怕,为了取200元,花出去二三十元,自己累得够呛。都快虚脱了。

几年以后少年给家里打钱5000元,非常肉疼的被收走了50元手续费。那时候工资在1200左右。每天不足50元。早上8点到晚上9:00~10:00才下班。一个月只休息4天。

后来支付宝逐渐流行,而且还转账提现免费。少年很是欣喜。虽然那些年已经开始大手大脚,不再能省下钱了。但至少是不会有收取手续费的那种肉疼感了。

有些人会说那时候已经有财付通了呀。支付宝能办到的事他也可以办呀。可能这样的孩子并不太成熟。财付通和微信一脉相承,做出来的产品就是在银行和支付宝之间的一个中间定位。

目前银行之间转账确实是免费了。每家银行也可以设定一个银行卡免收账户管理费了,但有些人善于断章取义,空口白牙的把让步当成进步,把推动市场变革的大鲶鱼说成可有可无的存在,我想说的是,即便是良心被狗吃了,好歹也从狗嘴里挖一点出来吧?

火星人马云无愧于中国人,而有那么一些人却众口成虎,自以为自己正义善良,像极了不曾上阵杀敌,却心安理得理直气壮地将袁督师分而食之的京师人民。

不分青红皂白的所谓正义善良,实则是世间最大的恶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 分享
评论 共2条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代码图片
    • 头像吱托邦0
      • mopu的头像-墨铺mopu等级-LV1-墨铺作者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