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22年5月15日

我心你心,一场欢喜一场空

我心里的牵牵念念,你心里的了无痕迹

今天给十年前的她打电话了,近在几个礼拜前,远在几年前就想打了,可是一直没敢拔出号码去。那时候还有QQ和微信联系,最初寒暄两三句,就不再回应了,后来只聊两三句就自动撤了,或许不喜,反而不美。再到后来,微信也屏蔽了,也许是消息拒收,也许是已然拉黑了。

今天的通话延续了往日的风格,我这使用了多年的电话,并不是当年那个号码了,换号时只在朋友圈里公布过,并没有逐个通知。她也就很“自然”的通讯录里没存我的了,打过去很是惊讶,我还在感慨着重听到十年前的声音,那个历经十年依然不曾模糊的声音。

电话里那头的背景音有些热闹,她说她在上班,那我也就不好继续打扰了。在拔打电话之前,有过很多更坏的场景,比如号码已拉黑打不进去,比如接通了但不接听。当然,今天的状况我也同样感觉意外,多重方面的意外。

但一切都有一种既在意料之中也在意外之外的感觉,那种感觉不好描述,五味杂陈吧,带一点怅然若失,带一些如释重负。

十年,不长不短,生命里最漫长也最短暂最精彩也最无华的一段时光,这些日子里,不是没有过其他或许能产生点什么,一段日子或是一辈子交集或归宿的那种人和事,但也许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,用十年的时间证明,她才是生命中最为重要的。

所谓理想,皆为虚幻,只有当下,才是现实。生命就是在虚幻与现实之间交织切换,所以就有了她的了无痕迹,才有了跟怅然若失纠缠着的如释重负。

人类,果然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,也许少时看过的那几本破书,把简单事情写复杂了,让我一个原本简单的人也变得复杂了起来。

很羡慕那些把日子过得简单的人,只是已经回不去了,哪怕一场欢喜一场空的场景重复一个又一个轮回,哪怕带着这复杂又单纯的思绪孑然一生至死不悟,又如何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