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花禁放令松绑,为年味还是为GDP?

undefined

2022年底,全国多地又开始不再禁放烟花爆竹了,以前禁放烟花爆竹是因为防火安全、噪声及空气污染要减排,而现在允许烟花爆竹燃放又是为的什么呢?到底是为了年味的回归?还是为了拉升经济GDP数值,取得一份亮丽的数据?

undefined

绚烂的烟花,点亮夜空,展现一份火药文明现代化带来的别致美丽,火树银花,任谁看了,都得为之迷醉。

但是不能否认的是,烟花经济就是烧钱换来昙花一现的美丽,短暂的美丽后面,都是一摞一摞的人民币在燃烧。烟花燃放的确可以带来快乐,但每家就算购买两桶烟花,就需要付出数百元不等,而过年时大家也喜欢拼一把脸面,就会比正常情况下燃放更多的烟花。即便在农村,在一个收入很难突破千元的地方,靠的都是外出务工贴补家用,而烟花一比拼,一个晚上每家燃放几千元的烟花都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undefined

我们正从一个最为推崇储蓄的国家,转向一个极度消费的国家,而这正是我们以前若干年一直鄙视批判的对象,我们终归还是活成了曾经厌恶过的模样。

undefined

如果说记忆中的年味,我们可能最为深刻的年味更多的是一封一封的小鞭炮,有二百响、五百响和一千响,我们会把小鞭炮一个一个取下来,一封小鞭炮就能玩一个冬季,也会在燃放鞭炮后打扫战场,把没响的鞭炮都捡起来放,那时候手里有一根香,兜里有几十个鞭炮,被一群孩子簇拥着,就是村里最闪亮的仔!

undefined

这才是年味!这才是回不去的童年!

undefined

而不是今天城市农村里的烟花燃放,空气里满是人民币的味道!

其实这些年烟花鞭炮让人诟病的,除了噪音扰民外,还有这空气污染和满地的垃圾。

undefined

记得小时候,年味浓厚,每一天都盼着早过年,除了大年夜,最盼的就是元宵节了,那时候会用稻草扎了龙灯,只要家里的鞭炮在放着,龙灯就不会停,唱祝福语的就不会停,而那时候,也不过是把二百响或五百响的鞭炮,一封一封的拆开了点,就算是这样,场面也已经足够热闹了,有一竹篮鞭炮,可以让龙灯停留好久,而更多的人家,也不过是准备了三五十封小鞭炮。

可以说,最让人难忘的年味,让人回忆了几十年的童年,不过是几千响鞭炮就支撑起来了的美好回忆,在今天一卷大鞭炮几分钟就燃没了,可即便再多的鞭炮,又如何能寻找回那份年味感觉来呢?

undefined

现在相关厂家的推手们,鼓吹要回归古法,在这疫情时代里,要用鞭炮烟花里面的硫来杀掉空气里的新冠病毒,若真要用硫来解决问题,直接喷含硫气体燃烧含硫燃棒不一样能解决问题吗?若想真正的回到童年美好时光,再生产那二百响五百响小鞭炮不就好了吗?为何非得要用昂贵的价格去做原本低成本就能完成的事情?莫非是都觉得大家钱袋子很丰厚?可是车贷房贷甚至彩礼贷压身,有多少人早就疲惫不堪的难以承受?

生活轻松,日子富足,这样的日子才真正让人留恋,而绝不是表面漂亮的经济数据就能让人幸福,若以年味为名,还想掏空小老百姓口袋里的最后一枚铜板,以此来维持少部分人为之迷醉的表面数据,只能说肉食者鄙,未尝亲民了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10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图片

    暂无评论内容